改變的初心~雅麗

我進入空白後(創傷)…V同學繼續補充說明:
老師,他這狀況,是否因為小時候,沒有得到媽媽足夠的安全感,所以一直處在於焦慮的狀態 (嗯~難怪我會恐慌…) 而這焦慮的狀態,就會開始尋求外在安頓,最容易找到的人就是他老公,但老公的回應,一直是和媽媽一樣的反應, 他就一直是處在一個沒有安全感的狀態, 這個沒有安全感,就是一個創傷!! 吼~這結論做得太棒了!!聽得我忍不住又哭起來,太感謝V同學這幾次的詮釋了~讓我在半解離的狀態中,回家後仍可聽到(錄音檔)完整的感受!!

但老公的回應,一直是和媽媽一樣的反應–> 唉~是否註定我會一直得不到溫暖的愛…
V同學說:我們會找這樣的伴侶,通常是和我們的父母很相似的…因為這樣才代表有和父母連結…
啊~這… 繼續昏吧~是哪一本書寫來著,說要問,也忘了問~
不禁想起:自己的實相,乃是由自己一手所造~
———————————————
下午進行同學們相互練習SE個案,找了V同學繼續幫我追蹤, 同學的引導,我呈現一個有趣的現象,
後面說起這半年來,感受到自己的辛苦和不容易,忍不住掉淚了~
但對小時候有的孤單難過,卻感受不到??

個案練習結束後,老師請我們說說練習後的心得~
我說: 感受到自己這半年來的辛苦和不容易,相較之下,童年的孤單與難過,卻找不到了…
不知識解離了,還是怎麼了?~我就是感覺不到那個小女孩…
老師好奇的問:好,來~你半年來受了什麼辛苦?我答:就是為了要維繫這段婚姻,為了想要抓住我先生,我學了很多方法…然後跟他互動時,不敢惹他生氣,討好他…啊~那的確辛苦~
老師繼續說:如果我們學了方法是為了改變別人,巄某效啦!!如果我們學了方法是為了改變自己,那就有效!我很委屈哽嚥的說:我會覺得說~~改變到有點…都不像我自己~
老師說:可是你不是學了方法,為了要改變他嗎?你哪有改變?
改變他?啊~是嗎?我頭腦渾屯了,我學了方法是為了要改變他嗎?
老師:對啊~你學了方法,不是要改變他?你所有的目地,都是使他改變不是嗎?
我答不出來,停頓了~老師不讓同學插話,繼續要我回答:是,還是不是嘛?但我頭腦真的想不出來,我的目的是要他改變:好像是…(但又好像不是)

那當然無效,你想要改變別人,那真的無效,永遠無效啦~我才不要接受勒~
我們現在的學習都是在改變自己,一定有效!只要你改變了,別人沒改變…是不可能的事~
因為你已經離開了那一個模式,當然有效!當然可憐啊~你學了這麼多,想要改變別人,你一定可憐的啊~因為你不可能會成功的!唉…因為你沒有走對路~所以辛苦了,很累~

好像有一點清楚這改變的原因了:我是在改變我自己啊…
老師犀利問:那改變自己怎麼會累?(嗯~問得好)
我說:這樣的改變,其實背後的目地,也是想要他對我好…
老師:所以,當你帶著期待去改變自己,攏某效~因為那個基礎點不對!我們要改變自己,always都要為了自己的好處!如果我改變自己,是為了"他要對我好??"某怪歐~你有這麼多挫折感和委曲~

我們每一個人改變是為–>我好!
不是為了–>我變成很好,所以你對我好??
那委曲死了、委曲死了~太沒有你自己的尊嚴跟價值了~(唉~是的)

所以我們的改變,不過就是要讓我們好!(這才是王道)那他要不要改變?其次啦~
我如果可以對我們自己好,別人要不要對我好?沒有那麼重要!
沒有關係,這個錄音可以繼續聽,繼續體會~

難怪歐~難怪你這半年來會覺得辛苦、和疼惜自己
我以為你會說,這半年來我學了很多技巧,學了很多方法,我比較有自信….
如果,你調整是為了"他對你好一點", 這個基礎點不對,你已經把你自己扁很低了~
(真的,這基礎點不對,唉~)

老師繼續說:但是,你可以換言之~就是,因著創傷,我對於親密的需求,超過於一般人很多, 一般人沒這樣的去黏一個人,黏一個人很累內~

我本來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現在卻要和另一個成為連體嬰,多麼不方便啊~
上廁所要一起,吃飯要一起,逛街也要一起,多累啊~
可是因著你的創傷,你卻想要跟另外一個人像連體嬰一樣?

我:老師,,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我們兩個會引起更多的衝突…我變得…我不能跟他大聲…
老師:我們本來就不能跟別人大聲~
我:可是他的情緒上來,確實會引起我的情緒啊~~
老師:啊~所以你有創傷啊!
他的情緒上來,你就要情緒上來,表示你有創傷,跟他也有創傷!
沒有創傷的人,就是~你吼嘛!讓你去吼~吼完了,我再來問:你剛才是在生氣啥啦~很大聲內~你怎麼了?而不是你大聲,我也來個大聲!(哈哈)不是勒~
我:我以為給他吼回去才教做"做自己"
老師:不是啦~亂來勒~亂來!你看你給他吼回去有好過嗎?
我:我感覺到我是給他壓回去~
老師:來~我們不是說大聲就是壓回去,
    我們何時在教要大聲壓回去?
我:好~我懂了!!
老師:所以呢~
   我們學習是為了自己,為了要我們自己完整一點,不是為了–>他要對你好一點(哈哈哈)像乞丐一樣~

好!我懂了~這下子我真的懂了~原來每一次的衝突發生,是要來看我的創傷,而不是只專注在自己的壓抑受害點~我有難過、有悲傷,是要回過頭看自己的創傷,療育自己的創傷而非為了他要對我好,去變一個好人!!

前者是為了我自己,為了自己更完整,過得更好,而改變!後者是為了恐懼,因著害怕而改變自己,既委曲又受害!再說,一個人為何要符合另一個人的期待和要求,來做調整改變呢?他對你好一點就開心,不好就失望難過,這條快樂繩索,交託於別人,把自己的喜怒哀樂,讓人來牽動??因著害怕他離開我,做那麼多的事,想成為一個好人,讓他知道,我很賢慧、很棒~別不理我??

唉~這立基點,真的不合宜~沒關係,告訴自己~回想這半年來,是因為自己有創傷,太害怕而設的
感謝這個不合宜的立基點,陪伴我渡過這半年來的恐懼脆弱~也要感謝老師的重要開導!、
感謝自己的提問、錄音與努力~

現在值得喝采,我因著學習,可以更有勇氣,看自己的傷, 著實地將焦點拉回到自己,好好探尋那些塵封已久的傷…明白不必再抓取,那些外在的裝飾品…

那天上完課後,內心感到輕鬆無比, 一個"回歸自己"的分水嶺,就此展開!!

過度連結(二)~ 雅麗

創療進一11/18(四)

上課時,老師詢問,關於我上次寫的那篇心得-LINE(一),我不知道我有過度連結嗎?
對於老師的關切詢問,我有些緊張害怕,是不是寫太多太白了…
想想自己上次上課時,立刻說知道是連結到小時候,是母親缺乏照顧所產生…
頭腦知道,但心是還不清楚….讓老師誤以為我有明白~~
這好像成為一種自動反應,只要是遇到問題,就歸因小時候…
但內心是沒有真正的感受到,它是一個過度連結,連結於創傷~~
老師為了讓我清楚明白,立刻請兩位同學上來做排列,沒有任何指示下,兩位同學移動了。

A同學一直後退想逃,B同學上前想抓住他,
很快的繞了一圈後,老師請同學說出各自感受後,老師說:這個就是你,這個就是你老公~
B同學接著說,剛才有一個感覺,像是一個5歲小女孩一直想抓住媽媽的感覺~~
聽到這裏,突然情緒湧現上來,我忍不住哭了, B同學說到”想抓媽媽”~~

Bingo,對了!是這個感覺沒錯!!

上週很努力在想,我到底是連結到什麼?!為何對於老公沒有回應這件事這麼在意?

有一天,突然感受到,對於媽媽常不在家,在童年是非常擔心害怕的。
我常常在找尋媽媽,找不到媽媽的感覺是難過與悲傷,一直期待媽媽能早點回來…但媽媽總是讓我失望~
每次媽媽的承諾會回來,總是讓我害怕得想緊緊抓住他的承諾,但多半都事與願違落空~
情感上欺騙加上孤單難過,就是對媽媽有的童年記憶感受~
是的,就是這種害怕又不安定的感覺~
在我內心早已設定一種模式,對於身邊親近的人,有一種想百分百的情感確認!
確認他是能愛我、在乎我的,不會遠離我~
即時他前一刻還跟我很熱絡在一起,下一刻突然不理我(或許他有事。。。)
這樣的情況,都會讓我自動升起一種莫名的擔心~~
所以,對於老公的賴,即使他前兩句已經回的很OK了,因為最後一句沒回,我的不安定感油然生起…他不夠重視我,在乎我~

感謝老師為了解惑,補這段小排列讓我感受,感謝同學的敏銳~
因為老師耐心的抽絲剝繭釐清過程,加上的解說,這一次真的感受到了~~
也感謝自己的鍥而不捨的追蹤~
終於看到了這個過渡連結,
那是關於~我要一個情感百分百的確認連結~

人際關係探索

20歲的學生,議題「感覺與人的相處,有種遠遠的感覺」。
排列場域上,我擔任個案在関係中的影響因素的代表,漸漸感受到”不屑”,就如個案本人所說,《我感覺它(不屑)就是我的内在》,
父親的代表衰弱的爬不起來,個案的代表,不能靠近爸爸,也發出孩童般的哭聲,躲得更遠了。
當排列師邀請個案本人進到場域中,由他本人自己來感受,,,

排列師邀請個案說
「爸爸媽媽你們生下我就夠了,其它的我自己來。」
代表”影響因素”的我,聽到这句話,感受到無比的輕鬆。
沒想到個案本人喊出「他不愛我,為什麼要生下我」。
做為代表”影響因素”,垮躺到地上.
個案的本尊不接受,《發生在父母身上的往事》,一切就停止了,,,

場域,就停在這了,排列師尊重了《個案選擇不接受場域發生的内在及要質問父親的態度》。
當兒女不能帶著謙卑,感謝父母给了我們生命就足夠的事實,對抗就產生了,個案外在與内在的對抗,,,,對錯
就無法邁向《内外整合》的歷程。
《愛》流不動了。

當我活到了知天命的歲數,
才在排列場中,看見自己撕裂自己的糾葛,因為我曾經不相信原生父母的愛,怨懟原生父母的偏心,那些年裏,我傷了自己, 傷了小家庭的丈夫,孩子們。
接受,如是的接受,原來愛要帶有謙卑,愛才流動得起來。

年輕的孩子們,”對”,”錯”的主觀認定,矇騙了我們内在孩童,不敢說出對父母真心的渴望「爸爸媽媽,我需要你的愛,如果你願意多给我一點,我會很感謝你。」

心蘭2017-11-05, 资深代表的真心祝福。

放下防衞,卸下操控

<怎麼講不聽>,<怎麼都聽不懂呢>,在職場,在家庭,這樣的念頭都在破壞関係,從系統排列的場域找到和解之道。
當媽媽的代表說「我聽到我的孩子說,我不要她,我好難過。」
淚湧而出的我,「媽媽,原來妳沒有不要我,媽媽,原來妳沒有不要我。」
流著淚能爬署靠近媽媽了,我抱住媽媽的腿,重新與媽媽連結,就在排列場域上療癒,孩童期的創傷。
世華老師說「這才是心裏真正的感受,什麼害怕都是浮在淺層的,只有深層的感受被療癒了,才會有改變」。

是的,場域上的其他人,我的丈夫,我的孩子,都能跟我的代表靠近了,
因著我與母親的連結,我放下了防衞,卸下<操控>,相信母親愛我的事實。

脆弱

認領事實,承認自己孩童性的防衞機轉,
這對於過去的我而言,”認錯多丢臉呀”,
現在的我,透過覺察,時時刻刻的覺察,
流淚吧,讓淚有意識的流出,是療癒,也是情感的流動,
承認脆弱吧,也是包容自己的元素,這種種的元素,都是接納自己的開始。

一個不怎麼討人喜歡的操控行為,原來背後的源頭,卻是來自童年<被遺棄>的心結,如果,不是透過系統排列,這一個損毀人際関係的深層潛意識,不知何時才能被呈現,感謝系統排列場上的排列師,也感謝淨空管道的代表們,有你們客觀的肢體呈現,幫助我看見事實,《原來媽媽看著我,関注我,愛我》。圓融和諧的人際関係,循序漸進的加温中。

心蘭,2017-11-04, 祝福自己,也祝福大家。

排列~慧敏

週末二天輔大工作坊、老師利用半天時間,向我們解釋「意識」是「量子力學的基礎」、物質世界和「意識」分不開來、「意識」可以改變客觀世界等等科學根據;簡單的說、《排列》是把每個人的潛意識意識化後、呈現真正人事物的狀態,很多時候、我們自以爲的理解與自我內在是有很大距離的。

經過我們善牧學員現場《排列》後,同學們踴躍報名想當第二天的個案主角來親身體驗。六位同學的排列、讓我們在短短一天中,一同走過許多的生命故事;雖然同學們有的接受、有的抗拒、有的懷疑、有的不屑,但《排列》呈現的樣貌、早已敲醒每個人內在潛意識。

老師開放報名時、自己搶了頭香,因爲知道這是難得的機會;當天要當個案的同學們都是要探究人際關係種種⋯原來自己有問題是正常的!未來除了自我學習外,更要藉著《排列》、找出那看不見的事實,接受它、修補它;希望自己自在平靜、良善心謙的愛己愛人。

排列

二天工作坊、佩服世華老師排列師的專業與功力外,更欽佩老師的修為、包容與慈悲;善牧學員在老師帶領下、不但完成所有代表的工作,對需要的同學們照顧關愛、支持鼓勵。謝謝世華老師的邀請、謝謝善牧家排學長們,二天工作坊、小朱受益太多、感動不已;很高興自己能成為家庭的ㄧ員,除了自我學習、改變外,也希望在大家庭中、學習鼓勵與關愛彼此;我們小小的改變、必定會是將來大大的不同!

1 2 3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