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證家庭排列的理論 從知識到體會

從代表的反應,的確可以看到家族系統的動力在流動,甚至包含好幾代,有時候連當事人自己都不認識的人也會影響自己靈魂的流動,也看到人雖有自由意志可以做自己的選擇,但是也有作為一個人的限制,這是人必須要謙卑接受的事實,人也必須在面對系統時有謙卑的心態,這樣更能尊重每個人各自的命運。在許多案例中也看到解決之道就是尊重、接受、感謝並超越自己的遺傳。

在系統中靈魂的流動是為求得到動力的平衡,但是靈魂的流動有時候並不具有智慧,若是亂了「愛的序位」,就會有問題產生。在一個案例中有個討厭自己媽媽的當事人,煩惱著自己的孩子對自己沒有尊重,解決之道就是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並與相關的人達成和解,這就是中國人所說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另外一位要替自己父親出氣的孩子,忘了自己的位置與母親對抗,解決之道就是要承認並接受自己作為子女的身分,與母親和好。

要中止問題最終的關鍵是「愛」,被漠視的要被尊重與被看見、紛爭要被和解、遺忘的要被紀念。看到老師做了許多讓死者安息,生者安心的工作。這樣才能產生正向循環,幫助個案解決問題。

系統排列如和進行

系統排列進行中,包含三個角色,他們是:當事人、排列師和代表。他們的角色不同,但一起經歷排列的過程。

代表要專注精神去感知並且如實的呈現出來
排列中代表須要去感知:自己皮膚之內所有發生的事,並把它表現出來,例如:肌肉的酸痛、頭痛、肢體方向的趨力等,因此在排列中的代表有時會感受 到向後或向前的拉力而移動位置,也會看到跛行的姿勢或抬頭、低頭等。除此之外,還有內在情緒的流動,所以也會看到悲傷、生氣、恐懼、高興的表情及肢體 語言。
感知當下內在所發生的一切,會與現實有直接立即的連結,它讓人具體的體驗到自己的存在,它也會幫助人們接觸到比想法、觀感、態度、欲求還要深的靈魂,所以 海寧格說:系統排列是靈魂的工作。排列師要專注精神去感知尋求出解決之道
代表們將自己體會到的感知表達出來,就會呈現出隱藏的內在動力,譬如:孩子認同早逝的爺爺,我們會看見孩子會被爺爺吸引而目光朝向爺爺、或孩子與媽媽中斷聯繫,無法靠近媽媽,可能表現出虛弱,也許會有悲傷或憤怒的情緒等等,此時排列師要去感知動力的流向。
如果當事人、排列師和代表帶著愛敞開自己去感受人、事、物,就能在負面的事件中看到正面的意義。那麼就可以找到解決之道,問題會朝向解決,心靈 也會朝向愛,這一部份會在排列的後半部呈現出來,我們會看到和解、被排除的人會重新被看見、被中斷的連結會再度得到愛的充滿等等現象。

當事人要專注精神去感知
當事人要把整個過程放入心中,去感知動力的改變,看見真相, 尤其是最後和好解決的圖像放入心中,逐漸吸收消化,產生內心正面的移動,這樣就可以找到改變的方向,使問題得到解決。

系統排列可以幫上什麼忙?
系統排列可以在極短時間內具體看到系統內隱藏動力,家族數代間的牽連糾葛如何影響我們。棘手的疾病、莫名的情緒、難解的親子關係、夫妻關係、人際關係、事業不順、公司的人事安排、無法解釋的內在衝動等等都可由系統排列得到幫助。

系統排列如何進行? 活在當下的團體舞

系統排列進行中,包含三個角色,他們是:當事人、排列師和代表。他們的角色不同,但卻都是用「活在當下」的方式一起經歷排列的過程。

代表要專注精神去感知

排列中的「活在當下」就是:去感知自己皮膚之內所有發生的事,並把它表現出來,例如:肌肉的酸痛、頭痛、肢體方向的趨力等,因此在排列中的代表有時會感受到向後或向前的拉力而移動位置,也會看到跛行的姿勢或抬頭、低頭等。除此之外,還有內在情緒流動的表達,所以也會看到悲傷、生氣、恐懼、高興的表情及肢體語言。以上這些就是代表要專注精神去感受的事。

排列師要專注精神去感知

代表們將自己體會到的感知表達出來,就會呈現出隱藏的內在動力,譬如:孩子認同早逝的爺爺,我們會看見孩子會被爺爺吸引而目光朝向爺爺、或孩子與媽媽中斷聯繫,無法靠近媽媽,可能表現出虛弱,也許會有悲傷或憤怒的情緒等等,此時排列師要去感知動力的流向、感知解決之道。而當事人也要去感知動力的改變,把真相放入心中,朝向解決。

排列的前半部呈現出來的感知

依據客體關係理論,嬰兒以如何被對待來感知這世界,如果餓了就可以吸到奶水,那麼這個世界是美好的,反之,這個世界是令人失望的,是不值得信任的,倘若這個嬰兒沒有被懷抱,嬰兒就會覺得自己是不值得被愛的,因而發展出低自我價值感,他會覺得這個環境不好、自己不好、別人也不好。這一部份會在排列的前半部呈現出來,有時候,會看見不願意靠近媽媽的女兒、對妻子憤怒的丈夫等等。

排列的後半部呈現的感知

在日本有專家專門研究信息的傳遞,如果給水聽古典音樂,並且給它祝福,照相會照出水漂亮的結晶,但如果詛咒它,給它聽噪音,則會照出不好看的形狀。也有人給種子照相,洗出照片時卻看到一朵花,這種現象讓我們知道:生命朝向創造、朝向進化。如果我們敞開自己時帶著愛,那麼我們就是以「創造性的感知」去感受人、事、物,我們能在負面的事件中看到正面的意義。此時當事人、排列師和代表若用「創造性的感知」來感知,那麼就可以找到解決知道,問題會朝向解決,心靈也會朝向愛,這一部份會在排列的後半部呈現出來,我們會看到和解、被排除的人會重新被看見、被中斷的連結會再度得到愛的充滿等等現象。

當事人要專注精神去感知

當事人要把整個過程放入心中,尤其是最後和好解決的圖像放入心中,逐漸吸收消化,產生內心正面的移動。

感知當下內在所發生的一切,會與現實有直接立即的連結,它讓人具體的體驗到自己的存在,它也會幫助人們接觸到比想法、觀感、態度、欲求還要深的靈魂,所以海寧格說:系統排列是靈魂的工作。你如果能分別:「我很哀傷」和「一股哀傷湧上心頭」的不同;與「我擠破了頭,想出解決之道」和「有一念頭冒出,我有了解決之道」的不同,那你就已經體會到什麼是「感知當下」了。

有個小活動可以練習感知力,找個人與你面對面坐下,你靜下心來,用你靈魂的眼睛看著對方,敞開自己去感受,你會看到許多你平常看不見的東西。

史奈德夫婦 親密關係工作坊感想

體會過一次史奈德夫婦的排列功力,百忙中也要抽空參加三天的工作坊,是滋養學習也算是休息。

治療師的品質
在她們身上看見專注、傾聽、尊重的品質,史奈德先生的眼神溫柔、關照;而史奈德太太則敏銳、了解,真是絕配,在團體排列工作的過程中,常看見史奈德太太把所看見的動力急於告訴史奈德先生,史奈德先生則是不急不徐一步一步來,在概念說明時也看見她們相互補充,合作無間,二者都是排列的導師,欣賞風格不同的呈現也是一種享受。

特色—系統觀的呈現
在排列之前,他們會盡量蒐集家族的資料,脈絡在腦中架構,整個家族已經在眼前,排列師會在家族中尋找失去的家人,感覺在問話中,動力已經在呈現了,我很佩服她們寬闊的視野,系統觀已經在場域中浮現出來了。
進入排列時,史奈德先生會傾向把場域開得較大,往往排出三、四代,動力強的家族這樣排出就能看得非常清楚。所有成員排列出來,讓個案看見全部的家族成員,好像把大人偶擺在排列場一樣,感覺很理性思考,似乎他在第一天的工作坊用這樣的方法來說明系統和動力。奇怪的是代表也很聽話,排列師怎麼安排,代表就怎麼移動。
特色—療癒畫面的凝聚
史奈德先生的排列另一個特色是會要求一些代表不動,像特寫鏡頭一樣讓當事人只看局部的移動,有時也會聚焦於療癒的鏡頭,如:過往的人在天堂相聚、父母擁抱孩子、太太的頭靠在先生的肩上等,讓當事人改變心中的舊畫面,重新建立新畫面,在他們的排列倒是沒有看到下跪的姿勢,只有鞠躬。
其實史奈德先生的排列不只有理性的這一面向,到第二天,有一個案主對自己的家族事件所知不多,史奈德先生就憑打開的動力,一步一步讀出能量,排列出家族事件的真相,手法就不是像在排列場擺出大人偶了,語言也比較少,這是一場動容的排列,許多周圍的學員都深深的被觸動。史奈德先生對場域能量駕馭的能力,已經到收放自如的地步了。
特色—療癒語言的運用
史奈德夫婦共同的特色是語言比較多,屬高層次同理心的內容,如詩ㄧ樣有時也頗能打動人心。
一對一排列
史奈德太太的一對一排列工夫的確是一流的,用小人偶排列需要更細緻的觀察和敏銳的直覺,史奈德太太在工作的時候眼睛不離當事人,並在當事人排出人偶的開始就以她所觀察到的去感知動力,去尋找脈絡,解決問題,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總結
排列這個方法融合了各個治療學派的精華,各治療師可依自己的人格特質及專長,走出自己的排列風格,這二位無疑的是把自己的特長發揮得很精彩的治療師,有許多值得學習之處。

爸爸,讓我靠近你

〈家庭劇場〉
          爸爸,讓我靠近你
    雅彤今年二十五歲,五年前全家從中國大陸移民到加拿大。
    她有張清秀、蒼白的臉蛋,深邃的眼神流露著濃濃的憂鬱,
    纖細的體型看起來十分瘦弱,彷彿一陣強風就可以把她吹走似的。
    「唉!為什麼我這麼不快樂?」她坐下來就表明自己經常情緒低
    落,沒由來的憂鬱和煩躁。
    「從小我就很在意別人的眼光,而且,我常常覺得不被愛,莫名
     其妙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所以不敢談戀愛,也無法跟同
     輩相處,我怕受傷……」她喃喃道出人際關係的困擾。
    「你與父母親的關係如何呢?」排列師試着找尋可能影響她的人。
    「我與父親的關係不好,很生疏,而且她常常對我語言暴力。」
     雅彤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
    「多說點。」排列師鼓勵他。
    「我們移民到加拿大後,爸爸在當地開了一家中醫診所,爸爸
     的英文不太好,他要我在診所當翻譯,如果我中醫的專有名詞
     翻譯不出來,他就當眾罵我,罵得很難聽,甚至發脾氣亂摔東
     西,我的壓力好大,實在擔不起這個家的重擔,但又不忍心讓
     爸爸一個人獨挑我們家的生計。」
    「我在學校的成績並不好,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爸爸的中醫診
     所,可是爸爸並不體會。上學年我當掉一門學科,我不敢告訴
     爸爸,自己節省伙食費和零用錢,好不容易才湊足學分費,把
     該學科補修完。」說到辛酸處,雅彤忍不住落淚。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一談到爸爸就好想哭……嗚……」雅彤
     的眼淚像潰堤般一發不可收拾。
    排列師請雅彤選出兩位學員分別代表自己和父親,並且排出他
    們的位置。
    只見雅彤的代表面向父親,神色悲傷,父親的代表臉上彷彿有
    更大的悲傷,目光凝視遠方,並沒有注視眼前的女兒。
    排列師此時要雅彤本人說說家族有沒有人曾經發生重大事故?
    「我爺爺曾經在文革被關在地牢三年,出來以後整個人都變了
     ,終日鬱鬱寡歡,他不管兒女,也不理會老婆,勁自活在自
     己的悲傷中,我爸爸受不了這樣的家庭氣氛,很早就離開家,
     後來移民到加拿大。」
    排列師選了一位學員代表爺爺。當爺爺出現時,父親的代表激
    動的哭了「爸……」,而爺爺彷彿沒有聽見兒子的呼喚,他低頭
    沉浸在自己的悲傷中。
    排列師說明這個畫面所顯現的動力是:雅彤的父親在無意識中
    認同、承接了爺爺的悲傷,在身心俱疲的狀態下無法親近兒女
    ,而雅彤愛父親,在不知不覺中也承接的父親的情緒。強烈的
    悲傷和親子疏離的戲碼,正一代又一代在他們家上映著。
    爾後,排列師要雅彤本人對着父親的代表深深一鞠躬,誠心誠
    意的說:「爸爸,我尊重你的命運。」
    「感謝你在這麼困難的環境中給我生命,沒有你就沒有我。」
    「爸爸,讓我靠近你……」
    雅彤聲聲發自肺腑的呼喚,彷彿喚醒了父親,他大夢初醒似的
    ,漸漸的把目光移向女兒。
    「爸……」
    「女兒,我的乖女兒……」
    父女相擁而泣,所有的悲傷,所有的疏離感在瞬間瓦解了。
    此時,他們是如此的靠近。
〈倒帶細看劇中人〉
特寫一:
    通常我們可以從一個人的外貌、體型判讀出他身上帶著什麼家
庭動力。劇中的主角雅彤給人第一個印象是:臉色蒼白,體型纖細
、瘦弱,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這種人很可能與父母親失去連結。
父母親是支持我們生命很大的力量,一個與父系、母系失去連結的人
,他的生命力會比較薄弱,外表就顯現出纖細、瘦弱、蒼白的樣子。
特寫二:
    雅彤經常覺得不被愛,莫名其妙有「被拋棄的感覺」。有
這種感覺的人,大多來自與父母中斷連結,從小沒有得到父母親的
愛,被愛的需求沒有被滿足,常常覺得自己有父母,卻又像孤兒一
樣無依無靠,在情感上彷彿被父母親「拋棄」似的,因此,在他們
生命基調中經常有意、無意透露出這種感覺。
特寫三:
    我們從雅彤的父親經常對她施以語言暴力這件事,可以看出
她的父親是一位內在沒有力量的人,他為了不讓人識破他的無力,
只好虛張聲勢,用粗暴的語言和行為來對待女兒,裝出一副「很強」
的樣子來武裝自己,其實這也是一種與父親失去連結的現象。同樣
是與父系失去連結,雅彤用柔弱的外表來表現內在的無力,而她的
父親則用暴力的行為來武裝內在的虛弱。
特寫四:
    雅彤說出父親常常對他語言暴力後,臉上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一個與父母親連結不深的人,好比一棵樹紮根太淺,根部不穩,
自然晃動、沒有安全感,情緒容易受外界影響。
特寫五:
    雅彤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一提到父親就好想哭。從劇中我們
明白,她原來是在無意識中承接了父親的悲傷,而不自知,錯把父
親的情緒當成自己的。
特寫六:
    在家族排列中,我們常看到上一代的故事,不知不覺在下一
代重演。雅彤的父親承接了他父親的悲傷,並且與父親有疏離感;
雅彤不知不覺也重踏覆轍,承接了父親的悲傷,並且與她的父親有
疏離感。這對父女表面看起來很疏離,內在卻連結很深,他們用
相同的命運相互連結,因此,強烈的悲傷和親子疏離的戲碼,
正一代又一代在他們家上映著
(認識劇中的系統排列)
承接法則
   人的內在對家人會有孩童式的愛,因此會「認同」某個家人,
無意中選擇了跟那位家人相同的情緒、命運。所以有「認同」就會「承接」。
例:雅彤不知不覺承接了父親的情緒,常常沒由來的悲傷,
並且也重複了父親負向的生命經驗,親子關係淡薄、疏離。
序位法則:
   在家庭系統,每個人因出現的先後順序界定了在家族中
的位置,當這個序位被遵守,就有一種自在和放鬆的感覺。
反之,如果家族序位沒受到敬重,家人就會感到緊張、壓力與不和諧。
例:雅彤違反了女兒是「小」的,父親是「大」的神聖序位,
挑起了中醫診所的重任,因此常覺得緊張、有壓力,並且與
父親的關係也不和諧,她需要學習的是「尊重」父親,而不
是「同情」。做女兒的並不是不能分擔家庭負擔,而是要明
白:畢竟負責一家生計的人是父親,她只需「幫忙」,而不
是把它視為己任。
中斷連結法則:
每個小孩天生都有想連結父母親的自然本能,我們稱這個動作為
尋求「原始的愛」。如果父母很早就與小孩分離,或因為某些緣
故,很長一段時間無法照顧小孩,都可能導致這種自然連結的動
作被打斷。當這個動作被中斷,小孩的身心就會處於破碎狀態,
無法走向完成和圓滿。
例:雅彤沒有跟父親連結,被愛的需求沒滿足,常常莫名其
妙有種「被拋棄」的感覺,她的心靈破碎、受創,因此生命
力顯得薄弱。
(採取行動讓愛流動)
    雖然雅彤參加了家族排列工作坊,在排列中也看到她和父親
的能量開始流動了,但畢竟這只是好的開始,如何讓這股親情持
續的流動才是根本之道。雅彤回家後,可以做下列三件事。
    一•常常提醒自己回到「女兒」的序位
尊重長幼順序,回歸自己的序位來愛父親和這個家。女兒就是「女兒」
,只需負起女兒的責任,無需扛起「父母」的重任。
   二•在家裡多喊「爸爸」。
為人兒女,不管年紀多大,經常爸爸長,爸爸短,不但可以增進
父女感情,也提醒了彼此的角色定位。
    三•告訴自己:「我用快樂來榮耀父親。」
父親有他的選擇和命運,兒女只有尊重,不需要承接他的悲傷和
重任。相反的,如果讓自己活得快樂又幸福,父親一定非常欣慰
,那就是送給父親最好的禮物。

愛是療癒的力量

愛是療癒的力量

疾病與家族心靈息息相關系統排列幫你看見

「病痛,有時候是上天派來的天使,你是否聽到上天稍來的訊息?」

伯特‧海寧格(Bert Helligner)

病痛經常超越身體的因素,包含了心理與家族隱藏的因子。健康與療癒的現象是來自於自癒的力量。因此,當面對人們尋求幫助時,要如何給予適切的幫助, 創造最理想的條件以支持自我療癒能力的產生;除了提供適當的醫療照顧之外,「系統排列」是一個極有幫助且有效的輔助工具,尤其是透過團體的形式。「系統排列」是以「整體觀」的方式看待疾病,並且透過發掘系統內部的資源,提供對於疾病有效的支持與改善。

如此,看待疾病的觀點將超越你我所理解的醫學觀點:有時人用與家族的人患同樣的疾病來表達忠誠與愛、也有人以疾病來表達對不公平遭遇的不滿,若是沒有看見家族因素的影響,許多病痛的療癒率最多只有80%。

「系統排列」開啟跨越世代傳遞與心靈層面,逐步的你將看清疾病的本質、健康與療癒的契機。

有什麼能讓病患做改變呢?

一個觀點、一種態度、一個位置、一個時機……

能讓此人的心靈深處與身體的某個部分可以獲得調整、能量再次流動,重新找到平靜的感覺。

1 15 16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