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排列如何進行? 活在當下的團體舞

系統排列進行中,包含三個角色,他們是:當事人、排列師和代表。他們的角色不同,但卻都是用「活在當下」的方式一起經歷排列的過程。

代表要專注精神去感知

排列中的「活在當下」就是:去感知自己皮膚之內所有發生的事,並把它表現出來,例如:肌肉的酸痛、頭痛、肢體方向的趨力等,因此在排列中的代表有時會感受到向後或向前的拉力而移動位置,也會看到跛行的姿勢或抬頭、低頭等。除此之外,還有內在情緒流動的表達,所以也會看到悲傷、生氣、恐懼、高興的表情及肢體語言。以上這些就是代表要專注精神去感受的事。

排列師要專注精神去感知

代表們將自己體會到的感知表達出來,就會呈現出隱藏的內在動力,譬如:孩子認同早逝的爺爺,我們會看見孩子會被爺爺吸引而目光朝向爺爺、或孩子與媽媽中斷聯繫,無法靠近媽媽,可能表現出虛弱,也許會有悲傷或憤怒的情緒等等,此時排列師要去感知動力的流向、感知解決之道。而當事人也要去感知動力的改變,把真相放入心中,朝向解決。

排列的前半部呈現出來的感知

依據客體關係理論,嬰兒以如何被對待來感知這世界,如果餓了就可以吸到奶水,那麼這個世界是美好的,反之,這個世界是令人失望的,是不值得信任的,倘若這個嬰兒沒有被懷抱,嬰兒就會覺得自己是不值得被愛的,因而發展出低自我價值感,他會覺得這個環境不好、自己不好、別人也不好。這一部份會在排列的前半部呈現出來,有時候,會看見不願意靠近媽媽的女兒、對妻子憤怒的丈夫等等。

排列的後半部呈現的感知

在日本有專家專門研究信息的傳遞,如果給水聽古典音樂,並且給它祝福,照相會照出水漂亮的結晶,但如果詛咒它,給它聽噪音,則會照出不好看的形狀。也有人給種子照相,洗出照片時卻看到一朵花,這種現象讓我們知道:生命朝向創造、朝向進化。如果我們敞開自己時帶著愛,那麼我們就是以「創造性的感知」去感受人、事、物,我們能在負面的事件中看到正面的意義。此時當事人、排列師和代表若用「創造性的感知」來感知,那麼就可以找到解決知道,問題會朝向解決,心靈也會朝向愛,這一部份會在排列的後半部呈現出來,我們會看到和解、被排除的人會重新被看見、被中斷的連結會再度得到愛的充滿等等現象。

當事人要專注精神去感知

當事人要把整個過程放入心中,尤其是最後和好解決的圖像放入心中,逐漸吸收消化,產生內心正面的移動。

感知當下內在所發生的一切,會與現實有直接立即的連結,它讓人具體的體驗到自己的存在,它也會幫助人們接觸到比想法、觀感、態度、欲求還要深的靈魂,所以海寧格說:系統排列是靈魂的工作。你如果能分別:「我很哀傷」和「一股哀傷湧上心頭」的不同;與「我擠破了頭,想出解決之道」和「有一念頭冒出,我有了解決之道」的不同,那你就已經體會到什麼是「感知當下」了。

有個小活動可以練習感知力,找個人與你面對面坐下,你靜下心來,用你靈魂的眼睛看著對方,敞開自己去感受,你會看到許多你平常看不見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