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點 – 小穎

太會鑽牛角尖又太執著於一點,不願意或看不到別人的情況或難處,所以產生了盲點
今天的家排練習又讓我有不同的體驗,覺察到我從來沒發現到的我,原來童年時我有很多需要未被滿足,因此我的心理會不自覺的將自我需要投射到每一段關係,我 會一昧的跟對方要要要,希望對方能給我東西,相同行為不斷重複。當我要不到或對方無能給時,我就會有挫折感或受到打擊傷害,因而消沉。因為我太會鑽牛角尖 又太執著於一點,不願意或看不到別人的情況或難處,所以產生了盲點。

二個禮拜前我一直想著這次要來做什麼議題,因為最迫切的問題:跟媽媽的關係&自我情緒控制已經有改善。加上自己開始看心靈方面的文章和書籍,部份 疑問獲得解答;我也去上個人形象管理課程,要讓自己的外在及內在整合後重新出發,所以生活找到重心及目標,因此看起來似乎暫時沒有問題。結果在練習後的個 人分享時被悅寧老師看出童年時我有需要沒被滿足的投射行為模式,我才知道我有這樣的狀況。天啊!我該怎麼辦呢?

因為回想起來我真的昰這樣,我有很多需要在童年時媽媽都無法給我,所以在我長大有能力後我一直不斷的在追求我小時候匱乏的事物,與人相處我也一直是對方有 我要的東西(知識專長或經驗)我才會靠過去,只專注於我自己要什麼,學到什麼。目前剛好有想朝形象管理的領域發展,覺得自己碰到可追隨拜師學藝的老師,希 望她可以提攜我進入這個產業,所以想了解老師對我的想法。結果排列後,代表的動作和態度反應了老師對我的想法,她感受到我對學習的急切,知道我受傷而可憐 我想幫我,但卻不知如何幫。但是一靠近我,又會被我激進的態度而往後退,覺得必須跟我保持適度的距離。第三元素給我的回饋是我給人感覺很強勢,讓人不敢靠 近,當我低頭或蹲下時才會想靠近我。而我則是一直專注地看著代表,完全無視於第三元素的存在。

這個畫面忠實地呈現了我在不同生活面向的情境,我一直給人求知慾旺盛﹑認真且積極的感覺,不喜歡浪費時間在我認為無意義或瑣碎的事或閒聊。所以有些人覺得 我太過嚴肅無趣,不會想靠近我,但是私底下當我敞開心胸(放柔軟)跟人分享我喜歡的事情時,他們就會被我的熱情吸引而靠過來。而我又認為自己公私分明,在 工作專業上會很強勢的嚴格要求,忽略了照顧不同個性的人的感受和需要,因此常不自覺的傷害別人或得罪別人,覺得自己路越走越窄。所以我會記住並提醒自己除 了要之外,也要懂得給;成就自己更要體恤別人,與他人共同分享打拼成果。偶爾聊聊是非,讓大家輕鬆愉快的一起享受生活。哈!這真是我人生的另外一個課題。

休息時其他成員如美美和光中也跟我分享她們對我的議題的情境解讀,她們看到的點跟面跟我自己認為的不相同,但卻讓我有了不同的思考層次,真是謝謝她們。最 後的深耕課程,他人問的問題剛好也觸及我的情況,所以提出我的個人疑問。世華老師明白的指出了我的盲點,原來我是被自己的框架所制約,因此為了宗教問題跟 父母起爭執(框框在打架)。我好像被點醒了,不會再為這個問題煩擾,因為現在知道如何應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