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讓我靠近你

〈家庭劇場〉
          爸爸,讓我靠近你
    雅彤今年二十五歲,五年前全家從中國大陸移民到加拿大。
    她有張清秀、蒼白的臉蛋,深邃的眼神流露著濃濃的憂鬱,
    纖細的體型看起來十分瘦弱,彷彿一陣強風就可以把她吹走似的。
    「唉!為什麼我這麼不快樂?」她坐下來就表明自己經常情緒低
    落,沒由來的憂鬱和煩躁。
    「從小我就很在意別人的眼光,而且,我常常覺得不被愛,莫名
     其妙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所以不敢談戀愛,也無法跟同
     輩相處,我怕受傷……」她喃喃道出人際關係的困擾。
    「你與父母親的關係如何呢?」排列師試着找尋可能影響她的人。
    「我與父親的關係不好,很生疏,而且她常常對我語言暴力。」
     雅彤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
    「多說點。」排列師鼓勵他。
    「我們移民到加拿大後,爸爸在當地開了一家中醫診所,爸爸
     的英文不太好,他要我在診所當翻譯,如果我中醫的專有名詞
     翻譯不出來,他就當眾罵我,罵得很難聽,甚至發脾氣亂摔東
     西,我的壓力好大,實在擔不起這個家的重擔,但又不忍心讓
     爸爸一個人獨挑我們家的生計。」
    「我在學校的成績並不好,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爸爸的中醫診
     所,可是爸爸並不體會。上學年我當掉一門學科,我不敢告訴
     爸爸,自己節省伙食費和零用錢,好不容易才湊足學分費,把
     該學科補修完。」說到辛酸處,雅彤忍不住落淚。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一談到爸爸就好想哭……嗚……」雅彤
     的眼淚像潰堤般一發不可收拾。
    排列師請雅彤選出兩位學員分別代表自己和父親,並且排出他
    們的位置。
    只見雅彤的代表面向父親,神色悲傷,父親的代表臉上彷彿有
    更大的悲傷,目光凝視遠方,並沒有注視眼前的女兒。
    排列師此時要雅彤本人說說家族有沒有人曾經發生重大事故?
    「我爺爺曾經在文革被關在地牢三年,出來以後整個人都變了
     ,終日鬱鬱寡歡,他不管兒女,也不理會老婆,勁自活在自
     己的悲傷中,我爸爸受不了這樣的家庭氣氛,很早就離開家,
     後來移民到加拿大。」
    排列師選了一位學員代表爺爺。當爺爺出現時,父親的代表激
    動的哭了「爸……」,而爺爺彷彿沒有聽見兒子的呼喚,他低頭
    沉浸在自己的悲傷中。
    排列師說明這個畫面所顯現的動力是:雅彤的父親在無意識中
    認同、承接了爺爺的悲傷,在身心俱疲的狀態下無法親近兒女
    ,而雅彤愛父親,在不知不覺中也承接的父親的情緒。強烈的
    悲傷和親子疏離的戲碼,正一代又一代在他們家上映著。
    爾後,排列師要雅彤本人對着父親的代表深深一鞠躬,誠心誠
    意的說:「爸爸,我尊重你的命運。」
    「感謝你在這麼困難的環境中給我生命,沒有你就沒有我。」
    「爸爸,讓我靠近你……」
    雅彤聲聲發自肺腑的呼喚,彷彿喚醒了父親,他大夢初醒似的
    ,漸漸的把目光移向女兒。
    「爸……」
    「女兒,我的乖女兒……」
    父女相擁而泣,所有的悲傷,所有的疏離感在瞬間瓦解了。
    此時,他們是如此的靠近。
〈倒帶細看劇中人〉
特寫一:
    通常我們可以從一個人的外貌、體型判讀出他身上帶著什麼家
庭動力。劇中的主角雅彤給人第一個印象是:臉色蒼白,體型纖細
、瘦弱,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這種人很可能與父母親失去連結。
父母親是支持我們生命很大的力量,一個與父系、母系失去連結的人
,他的生命力會比較薄弱,外表就顯現出纖細、瘦弱、蒼白的樣子。
特寫二:
    雅彤經常覺得不被愛,莫名其妙有「被拋棄的感覺」。有
這種感覺的人,大多來自與父母中斷連結,從小沒有得到父母親的
愛,被愛的需求沒有被滿足,常常覺得自己有父母,卻又像孤兒一
樣無依無靠,在情感上彷彿被父母親「拋棄」似的,因此,在他們
生命基調中經常有意、無意透露出這種感覺。
特寫三:
    我們從雅彤的父親經常對她施以語言暴力這件事,可以看出
她的父親是一位內在沒有力量的人,他為了不讓人識破他的無力,
只好虛張聲勢,用粗暴的語言和行為來對待女兒,裝出一副「很強」
的樣子來武裝自己,其實這也是一種與父親失去連結的現象。同樣
是與父系失去連結,雅彤用柔弱的外表來表現內在的無力,而她的
父親則用暴力的行為來武裝內在的虛弱。
特寫四:
    雅彤說出父親常常對他語言暴力後,臉上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一個與父母親連結不深的人,好比一棵樹紮根太淺,根部不穩,
自然晃動、沒有安全感,情緒容易受外界影響。
特寫五:
    雅彤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一提到父親就好想哭。從劇中我們
明白,她原來是在無意識中承接了父親的悲傷,而不自知,錯把父
親的情緒當成自己的。
特寫六:
    在家族排列中,我們常看到上一代的故事,不知不覺在下一
代重演。雅彤的父親承接了他父親的悲傷,並且與父親有疏離感;
雅彤不知不覺也重踏覆轍,承接了父親的悲傷,並且與她的父親有
疏離感。這對父女表面看起來很疏離,內在卻連結很深,他們用
相同的命運相互連結,因此,強烈的悲傷和親子疏離的戲碼,
正一代又一代在他們家上映著
(認識劇中的系統排列)
承接法則
   人的內在對家人會有孩童式的愛,因此會「認同」某個家人,
無意中選擇了跟那位家人相同的情緒、命運。所以有「認同」就會「承接」。
例:雅彤不知不覺承接了父親的情緒,常常沒由來的悲傷,
並且也重複了父親負向的生命經驗,親子關係淡薄、疏離。
序位法則:
   在家庭系統,每個人因出現的先後順序界定了在家族中
的位置,當這個序位被遵守,就有一種自在和放鬆的感覺。
反之,如果家族序位沒受到敬重,家人就會感到緊張、壓力與不和諧。
例:雅彤違反了女兒是「小」的,父親是「大」的神聖序位,
挑起了中醫診所的重任,因此常覺得緊張、有壓力,並且與
父親的關係也不和諧,她需要學習的是「尊重」父親,而不
是「同情」。做女兒的並不是不能分擔家庭負擔,而是要明
白:畢竟負責一家生計的人是父親,她只需「幫忙」,而不
是把它視為己任。
中斷連結法則:
每個小孩天生都有想連結父母親的自然本能,我們稱這個動作為
尋求「原始的愛」。如果父母很早就與小孩分離,或因為某些緣
故,很長一段時間無法照顧小孩,都可能導致這種自然連結的動
作被打斷。當這個動作被中斷,小孩的身心就會處於破碎狀態,
無法走向完成和圓滿。
例:雅彤沒有跟父親連結,被愛的需求沒滿足,常常莫名其
妙有種「被拋棄」的感覺,她的心靈破碎、受創,因此生命
力顯得薄弱。
(採取行動讓愛流動)
    雖然雅彤參加了家族排列工作坊,在排列中也看到她和父親
的能量開始流動了,但畢竟這只是好的開始,如何讓這股親情持
續的流動才是根本之道。雅彤回家後,可以做下列三件事。
    一•常常提醒自己回到「女兒」的序位
尊重長幼順序,回歸自己的序位來愛父親和這個家。女兒就是「女兒」
,只需負起女兒的責任,無需扛起「父母」的重任。
   二•在家裡多喊「爸爸」。
為人兒女,不管年紀多大,經常爸爸長,爸爸短,不但可以增進
父女感情,也提醒了彼此的角色定位。
    三•告訴自己:「我用快樂來榮耀父親。」
父親有他的選擇和命運,兒女只有尊重,不需要承接他的悲傷和
重任。相反的,如果讓自己活得快樂又幸福,父親一定非常欣慰
,那就是送給父親最好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