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困惑 ~ 妍甄

 

我觀察到,在潛意識中的否認有時候是以「困惑」呈現。當個案的潛意識認定生命裡的某個事件:「太糟了」、「我實在無法接受」,擔任代表的人,在感官經驗的反應就是「視而不見」,這種「我看到了,但卻又彷彿沒看到」的視覺經驗,讓整個場域畫面映入眼簾,卻無法進入心中。代表無法離開場域,但同時經歷對特定視覺畫面無意義的空洞感,這種既存在又不存在的感覺,帶來「困惑」。

面對死亡事件,當事人的代表最常有這樣的反應。「困惑」反應了個體內在無法開放地面對「死亡把一切帶走」的事實,當事人若在潛意識中存有:「因為我們彼此相愛,所以我們屬於彼此」這種幻想。他就錯過「只有愛屬於彼此,我們個別屬於自身命運。」這樣的事實。生與死之間存有一種斷裂,這種斷裂十分凸顯愛是一種流動性的呈現,愛的性質並非取決於個體能擁有甚麼。

對於親人死亡的事實如果缺乏尊敬,或是認定活著比死亡更好的人,「困惑」會成為死亡愚弄他的玩笑。讓當事人的排列場,呈現出一種不帶情感的停滯。
對於重新建立連結,排列師可以做甚麼呢?有一種可能是,著眼於「困惑會反應在感官經驗上,是一種失去距離感的視覺經驗」,就彷彿人太近看東西,反而看不清楚這樣的感覺,排列師的可能做法就是將其代表與死亡的畫面拉得更遠一點,再請代表注視著死亡的畫面久一點。

在排列上,我曾經歷過上述的「困惑」,之後排列師將代表拉得更遠一點,再請他重新注視著死亡的畫面,代表內心忽然意識到:「原來我們是不同的世界呀!」。這個認識讓代表自發地重新走向自己死去的親人,並用新的眼光真正看到死去的親人,那是一種認出的感覺。

生與死之間的流動建立起來後,生者心中的哀悼會升起,隨著哀傷升高再歸於平靜後,尊敬或是被祝福的感覺湧出。活著的人往往覺得更能忠於自己了。如果還有機會舉目環顧整個排列場,觀看其他的代表,他會對場上的每一個代表物更有感覺,更能說出每件事物對他而言如何地不一樣,一旦正視死亡,生命會變得更立體。

生死兩隔的禮物,就是讓相愛的人明白﹕「是呀!我原來這樣愛了你,就如同你這樣愛了我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