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癮的人也有愛

有癮的人也有愛 妍甄

曾經在排列當中擔任個案的父親代表,前來進行排列工作的個案想解決工作中遇到瓶頸,排列中很明顯地兒子無法接受自己的父親,父親無法靠近兒子,兒子很難接受的原因是父親有愛穿女裝的癮癖。

隨著排列移動,替父親的癮癖安排代表。我記得當我擔任這位父親時,我看著我的癮癖(剛好由一位女同學擔任),她在我眼中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當我眼光落在女人的嘴角,她嬌豔如玫瑰,當我眼光落在女人的眼神,她又純潔如的百合,女人有千變萬化的美。癮癖對我有好大的拉力,我看到她彷彿看到一枚晨星,我想啟程去尋找她,擁抱她雪白的光。

當我體驗到這股衝動,我想義無反顧地開展宇宙迷航追尋一份遙不可知的愛,直到我的兒子跪在我面前,向我說:「你是我的父親,我尊敬你!」我看著兒子,他講話言不由衷,但終於有一股拉力把我拉回地球了,我忽然感知我對我腳踩之地有一份深刻的愛,我願意停在我生命的此刻開始愛了,然而,當兒子看我的眼神在猶疑與鄙夷間徘徊,想漂浮起來靠近癮癖的衝動又浮現,我在一種強烈且深邃的感覺當中體會自己的孤獨,當我看著跪著眼前,出於自身的兒子,我能在此刻成為愛人者;當我望向遠方的癮癖,千嬌百媚的癮癖,我似乎可能成為我自己。這個排列工作是為兒子而做,隨著當事人議題繼續開展,我們側面對於父親的癮癖有多一點了解。排列場上呈現祖父一代所作的事,得知個案的祖父做出對一群女性有所虧欠的事,這種動力也讓場域中出現報復的能量,三代的故事至今依舊拉扯個案今日的處境。或許,這位成癮的父親就是想追隨被他自己的父親所虧欠的女性受害者,他想愛她們,這份彌平過錯的心願有可能成為父親癮癖的動但畢竟這次不為父親的癮癖工作,我們無法繼續探索這個推論,我只知道本來在場上只擔任父親的我,在我的父親出現時成為兒子了,我在當孩子的時候非常害怕,報復的能量追逐我,我躲著帶著報復能量的代表,彷彿在躲空襲,除非我意識到跟我兒子相關的連結,我才再度開始開放我自己,面對環境。

我看著我的孩子,想跟他說:「當我是兒子時,我總是在害怕,但當我成為你的父親後,我感謝這個個案願意開放自己生命的核心,讓參與排列工作的人,可以體會愛不僅偉大,樣貌還千變萬化。學習家排是學習更有智慧的愛,如果我們能受惠各種生命處境因而成長,對於更複雜、晦澀的世事也會有更成熟開闊的審美觀,能夠析辨愛的力量如何在各種「愛的現象」中作用。透過一位成癮的父親,我能體會他想在「癮」與「成為自己」中拉起連結,這是迷航的愛,在意識層面不知所以然的追逐。

當這位父親感受到對兒子的愛,父親的重責大任反而能幫助他務實勇敢。作為力量有限的個人,儘管愛的能力沒有成熟,有些人仍舊選擇發揮十分侷限的力量,回應心中愛的願望。一個有癮的人,需要承擔愛的能力與願望高低位差極大所帶來痛苦,如果我們藉由排列,我們可以體會愛的願望所帶來的張力,我們也可以把自己從對於各種癮症的批判眼光中解放,當對於生命有更全面性的眼光,視線焦點就不會只停留在成癮現象導致的怪異感,或透過責怪成癮者失職而否定應該接受的真實,如果我們獲得這樣的自由,就會忍不住由衷地向這位有癮也有愛的父親深刻地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