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上路 – 玎玎

來參加課程最大的希望是能學會和先生和諧相處
能有心力幫助孩子, 平靜其心靈,
而自己能更有自信 找到屬於自己的舞台及使命…
感恩兩位老師辛苦帶領
我從中收穫很多
由於我是中午才到的
所以對一些專用名詞很陌生
我試著想像揣測
把課堂上所聽到的、看到的和親自感受的
做綜合連結
例如”代表”是指扮演各種角色的人
“情緒黑洞”是指自己或害怕的人、事、物
“療癒力量”是指另一個視情況插入的幫助
“工作”是指正在進行的排演
“家庭排列”是指我和家族之間的模式
藉由別人的感受而呈現
不知我的認知可有錯
請老師指正
當天世華老師和我做了一些簡單的互動
老師先設定距離 然後心裡想一個人
不說話 並和我面對面互看
我有點尷尬 不知所措
心裡叫自己放心
勉強去順應老師
老師對我伸手 我也很快回應
結束尷尬模式 感受到一份安定
輪到我時 我也在心裡設定一個人
我對老師伸手 但老師竟然不接受
我有點嚇一跳
我又再度邀請 老師反而調皮地逃開
我猶豫著 又尷尬了
一時也不知接下來要怎麼辦
只好不斷釋出善意
最後 老師接受我了
這之間很微妙
首先 我並不知道心裡設定的就是”情緒黑洞”
如果知道可能就不會設定我媽媽
話說回來 設定媽媽就是我情緒黑洞的來源
又似乎很符合
還好 我和媽媽和解了
因此從媽媽來的情緒
已經能很平和處理了
接下來聽別人的互動分享 我才知道
原來有好多種可能
最主要是聽從自己身體的聲音
才去做動作及表情
而非主觀認定應該如何如何
這當中出現了”頻率”
尤其到下午的課程 更全是如此
下午我也參與一角代表一個不重要的人或物
可是老師明明說我是不起眼的 不要在意的
卻引起在場的三位代表猛盯著我看
讓我莫名的害怕、不自在、心跳加速、呼吸困難
身體無法動彈 好希望變透明喔
不過如果能說話
我想對飾演媽媽的角色說:妳辛苦了!
對飾演小五的兒子說:你需要我的時候,我在這裡
我對這樣的排演仍是很保留
主要是我有很多主觀意識
我覺得我還是會用理性去操控身體
對於身體的感知很少
尤其到最後 對鞋子的左右做no和yes的選擇
我的身體根本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可能需要再練習
回家後我想到一些問題想問老師
為什麼排演時不要說話
代表從心裡冒出來的話呢 如果沒指示 也是不能說嗎
學員一定都是女性嗎
還是刻意男女分開
我是想到如果有男同學
我一定很難突破障礙去擁抱對方
來參加輔導最大的希望是能和先生相處和諧
能有心力幫助孩子 平靜其心靈成面
而我能更有自信 找到屬於自己的舞台及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