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 音樂 語言

~排列 音樂 語言–楊世華

曾經,我當了一位代表,體驗到「生命的重量」的感受,沒有眼淚、 沒有言語、不可描述,任何話對生命來說都是褻瀆,生命的本身就只是生命自己,為了維持下去,它就是單純的存在著,冷靜、無情(非殘忍)、廣大無邊、涵容著 萬事萬物,人相形於生命的洪流,顯得渺小,面對生命不得不謙卑,任何頑抗都發生不了作用,只有接受,並帶著敬意注視它。這也是人的本質,若能體會到人與大 宇宙的關係,人就不致於傲慢、狂妄、自我中心了;若能帶著愛注視它、與它連結、人就不致於自貶,而找到作為一個人的意義與尊嚴。

當我正在這個場域的時候, 我心中響起了交響樂,緩慢的奏出低沉的銅管,配上低音鼓,強而有力、踏實的走在生命的路上,只有抽象的音樂能夠表達什麼是生命,再具象一點點都太多了。

場域是精神的凝聚,音樂也 是精神的凝聚,它們都來自靈魂的最深處,它們可以融合出什麼呢?容我再細細體會吧!

依著音樂與排列的關係來推看,在排列中的語言,當然就須要是存在於當時的那個場的話語,它不是排列師創造出來的話,它是等著排列師感知而說出來的話,因此它有力道、有能量、能解開 糾葛。對排列師來說,最難的是自己要能進入場域並正確的感知與敏銳的觀察,並如實的說出來。

除非增加生命的深度,否則 無法體會到深刻的句子,因此苦難、煎熬、坎砢、錐心刺骨之痛都提供了貢獻,人的生命因此更豐富、更值得。寫到此,我對每個人的生命,深深地鞠躬。

我的另一個專業是音樂,依據我的體會,音樂與排列都是靈魂移動的產物,音樂用聲音呈現,排列用身體的移動來呈現,古典音樂就和排列一樣精緻,它是作曲家人生歷練精華的表達,它的工具是精深的作曲技巧,不經演出,只是譜,會演成什麼樣子,關鍵在指揮家,而排列的靈魂人物就是那排列師,團體的掌舵者則是那帶領人,他們的任務是一樣的,都是「靈魂移動」的導航者。
所以排列師的人生歷練和修養便是最重要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