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列後的洞見 – 明明

在那個霎那,
我幾乎清晰的聽見「那是它們的命運,放他們去吧。
 我會守護著妳,就如同守護他們一樣。」
我看見了,過去我放手時的哭泣,
只是因為自己害怕孤獨,害怕終究要面對的命運,
個人的使命。
我為我所失去的自我而哭泣,
 為我的懦弱而被我殺死的。

當我第一次看見父親因我的冷漠而受傷落淚,
我才明白我心中的害怕和憤怒,
我看見父親的不完美,
因為他竟然因我而受傷。

我害怕,當我發現父親並不完美,
那和我之前背地裡笑他、抱怨他不同,
而是真正的用我的心看見他的脆弱時,
看見他因我而受傷,
看見他在婚姻中的失落,
我不要,我要他是全能的,
讓他來愛我,我以為讓他來愛我就可以破除這個魔咒。

我看見我的無助、破碎、不堪一擊的自我欺騙,
我看見這個家完全不完美,充滿了恐懼、遊戲、猜疑,
因而無法靠近彼此。

當我決心要離開爸,為了自己的幸福時,
你並不是帶著愛去做的,
而是自私。
甚至,以為為了幸福,以老師為背書作為藉口,
而合理化自己的恨,
恨父親創造了這個女人,來讓自己受苦,又隱埋真相。

老師:

最後一次的排列給我很大的震撼
我看見自己有意的疏遠父親造成的傷害
並且明白到
即使渴望恢復秩序
仍然必須因為愛的理由而行動
而不是為了恐懼
只有愛能真正的讓秩序變成有意義

七月初我阿公過世了
整個七月就在做七當中度過了
我第一次看見父母親身著黑衣
哭紅著眼睛磕頭

回阿公家的時候
姑姑給我一疊爸的信件
裡面有很多是阿公寫給在外念書的父親
但還有一大疊
是情書

那些年輕的字句情感深重
卻看不出彼此真正的關係為何
彷彿是一場獨白
看不見我父親在其中的立場

我當下明白
我一直渴望認識的那些女人的臉孔
她們是如何的投射出她們的思念到一張張信紙上
那口吻像我
那心情像我

我也明白了那句話
「你為什麼不拒絕我」

家排事實上是顛覆的
當悅寧老師劈頭問我說
我家有沒有人遭受過性侵或亂倫
我說我回去問問
但一問就發現
光要找出事實本身就是一種需要愛與勇氣的行動
讓秘密被挖掘出來
並且能夠不再構成二度傷害
那本身不是療癒是甚麼?

有時候我很矛盾
我想知道事實
但若在排列前總必須先問出事件
那除非這家人眼已瞎心已盲

集體受了累世的傷
否則要如何在事實被抖落時
還能不明白自己與它的牽連?

有時候對家排我有這樣的感嘆
但又隱約明白
自己執著於事實似乎也是另一種逃避

直到現在我才開始逐漸感覺家像個家
好像每個人都開始和彼此有關 可以公開說話
過去總感覺有一半的人都沉在黑水底下
整個家浮浮沉沉 令人心慌
那樣的黑暗漸漸過去了
我感覺家裡越來越穩定了,
一開始好像只有我一個人,
但現在好像是一家人了。

我很感謝這一路來在家排之中的緣分
我不知道這個道別究竟是短暫著或是長的
但我知道在課程結束之前
我總有地方可以回去

光是這樣就足夠了
謝謝老師你
明明

親愛的明明
收到信時我正和悅寧老師在馬來西亞教排列
無法安心下來回信
今天回到家安頓一下
回這封信

謝謝你的信任 把這樣私密的心情跟我訴說
人生真的很細緻

過程中許多事情都很微妙

甚至須多事情無法解釋

但人就是在這些我們不覺察的動力下過著日子

直到有一天看見了真相

驚訝無語

就如你說的需要愛而非恐懼

好在你已經知道什麼是愛

那是如實的接受 沒有批判 沒有是非

尊重爸爸 如是的接受

爸爸跟你一樣 是一個平凡的人

但因為他是爸爸 他用他能夠的愛來愛你

這就夠了

爸爸的私人關係 就如是的接受 並把屬於爸爸的歸還懷爸爸
感謝天主 你有家的感覺了 慢慢你會更穩定 更活出自己的生命

祝福你 有時間再聯絡

世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