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中有一個空位 – 小卿

在張媽媽的排列中,當代表死亡的人躺在地上,我開始流淚,但我不明白原因…
在張媽媽的排列中,當代表死亡的人躺在地上,我開始流淚,但我不明白原因,而對代表張媽媽的人的哀切痛哭,我還問難道一定是為失去的孩子,不可能是因為老公去世嗎?世華老師回答那種可能性較小。排列結束後,我覺得左腹部在跳動,當我用手去觸摸時,開始莫名哀慟,像一個很傷心的小孩在哭泣啜泣,悅寧老師過來 說讓情緒自由流動,我哭了好一陣子,仍不明白原因,但有一懷疑升起,我自己沒墮過胎,但是否有未出世的兄弟姊妹,曾有懷疑,但父母都不在世了也沒問過。

隔天清晨,我覺得要自己嚐試面對看看,找條大浴巾捲成一長條,代表失落的兄弟姊妹,我隨即不禁將毛巾擁在懷中,瞬間開始哭泣,為沒見過面的手足哀傷,也為 自己的失落難過,我是家中老大,從未懷疑過我會有兄姐,但我從小至今交友有一特別習性,交往的親密友人幾乎以比我年長的女性為主,我曾經數次對此點好奇, 但一直認為這是無解的問題,沒法多想,現在看,了解到自己下意識裡,一直是在找姊姊的。

抱著姊姊,邊哭邊笑,我跟她說在我心裡,一直有一個位子是為她保留的,就在心臟下子宮上的特別座。日後我終於也有姊妹淘,可以傾吐心事,聊聊美容瘦身、老公孩子等。難怪我每次跳舞時,常不禁往地上瞧,今後我會請姊姊在前面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