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權威 ~ 玲如

像是在剝洋葱,一層一層的包覆被打開的同時,眼淚不斷的流出,情緒湧出被釋放,凍結在來回之間消退,越來越清楚的覺知是清明而自由的內在!

chairs        距離上次上課到這次的上課有一個半月的時間,這一個半月來,不只在心的沈重感變輕盈,遇事和看人的感覺都不一樣了,感受到對方給你的回應似乎也不一樣了!那個不一樣是,自己在面對同樣的人和事,情緒的干擾變得更少了,也能很快的覺察到並自動化順勢轉念(不是再強迫自己接納轉念),而對方給你的壓迫感似乎也因著自己的調整而減少!因為感受到第一次排列加創療的威力,這一個半月開始思索著接下來要處理的議題!ㄟˊ~就在這次上課前和朋友的一次對話中看見自己對權威的恐懼浮現,嗯~是該來面對的時機到了!

第一次做創傷療癒的個案,非常的緊張,有著面對未到底會有什麼東西跑出來的不確定感和擔心。在第一個示範個案在進行時,在一旁的我同時共振到內在壓㧕著的很多東西需要被表達的相同頻率,頻頻打著嗝。等到坐上台前,理智告訴著自己放鬆,可身體是不由自主的緊繃著,尤其表現在大腿上(面對「老師」莫名的緊張)!透過問話開始了療程示範。說明了想要的願望後,進入了感官感受的追踪。一開始沒特別的感受,是在老師拿了張空椅過來時,馬上就感受到眼眶有些許的眼淚,是悲傷的感覺。透過空椅對話,開始出現了生氣、委曲、不滿、不公平、不甘願的情緒隨著眼淚不斷的湧出,在這兒看到了一個半月前做過的療效,因為若是在以前,那情緒的張力絕不僅止於此。經過一回合的小擺盪後,感覺身體有些些的小釋放,最明顯是腳的位置變了,鬆了!然後恢復了平靜,有了一小段的「沒感覺」⋯⋯這兒的沒感覺,說是解離,我感覺是外圍的這部分凍結在神經系統裡失調不適的能量己經消退了,感覺也像是一回合擺盪後的休息放空,對空椅該說的都說了,好像己經沒什麽好說的那種感覺!

於是老師拿了個枕頭給我之後,就像剛才接觸到空椅,馬上進入到另一層次的接觸,枕頭像是一個可以信任及依靠的媒介,我出現了想將枕頭緊緊抱著的需求,透過枕頭的安撫馬上出現了一股委曲,強列無助無力感和失望悲傷感緊跟在後,胸口出現暗紅色的厚重磚塊壓著,身體的喘息也大了起來。接下來老師提到了媽媽,其實在這地方有短暫的楞住,有怎麽會突然出現媽媽的小疑惑,同時也感覺到身體的反應開始啓動了。呼吸的需求越來越大,同時也能感受到老師靠在身邊的支持。當傷心難過到快不行時,感覺快死去,很想給它崩潰下去的時候,就會聽到老師說睜開眼睛,每睜開一次眼睛,也就幫助了回到當下,去感受支持,這個大擺盪中間經過數回合的漩渦,過程中一直能感覺到在身邊用手用腳支持著我的老師傳遞的溫度和溫暖,不斷的告訴我「很好」。

在有安全感被肯定的支持下,可以放心的讓自己投入一個又一個的漩渦,也清楚的覺知胸口暗chairs紅色的厚重磚塊變薄變輕,覺知自己正慢慢的離開一個又一個的漩渦回到平靜溫暖,同時感受到身體透過手麻、頭暈、畏寒來釋放!

最後靠在投射成媽媽在老師身上,小女孩重新享受著可以無條件被接受被愛著的感覺,可以賴皮,可以溫存著,有著好大好的的滿足感正在重新讓身體學習著,是的~「我是值得這樣被好好的享受與被愛」我的身體正在學習這樣一種全新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