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歷程 – 淑之

第一次接觸到排列的動力,感覺到它的神秘力量,覺得不可思議的同時,也伴隨著些許的恐懼,感覺好像有一股力量把我拉進所排列的情境時空中。當然,參與的同時也難免刻意讓自己保持一點距離,讓自己以一個旁觀者的角色看著,以策安全。

一天下來,感覺自己的精神似乎處於ㄐ一ㄥ的狀態,有些疲累,但對扮演的角色能如此真實呈現各種現象,仍感到神奇不解,這是一種怎樣的能量場?竟能讓連當事 者都不清楚的狀況呈現出來,甚至連過往的死者和歷史也一一出現,一直以來,對死亡帶著恐懼的我來說,都可感受到那股屬於死亡才有的特別氣息存在著,除不解 外,仍有些疑惑,把靈修放第一位的我來說,接觸這種神秘的場域,是否正確?會不會讓自己走偏了路徑?

幾個小體驗下來,更讓我確認自己長久以來的感覺是真實的—對現實的人事物缺乏關注,只是,問題出在哪裡?真如老師所言是因和母親的連結關係出狀況嗎? 印象中的母親是很疼我的,一直以來也認為母親一定以我為榮,雖然我也知道自己和原生家庭的連結不深,對兄弟姊妹的感覺也很淡,雖有時會覺得這很奇怪,但在 生活中,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問題,只覺得不容易和人建立較親近的關係,也總是歸結一句話看待,這是人格特質,應該也是因果業力吧!既是業力,又能怎樣解 決?除了順從,又能如何?

我不知道排列到底可以發揮多大的效果,事實上,我也沒想過要藉排列來解決怎樣的問題,只是,似乎有一股力量(內心感覺)要我到這裡來,它似乎在告訴我,時候到了,而究竟會如何,我想,就順著因緣吧!

心得之二

參加完課程,內在感覺很混亂,要接受一直以來既定的想法真的很不容易,尤其代表母親角色出現,竟然完全顛覆我既有的印象,母親生氣了,怎麼可能?脾氣超級 好的媽媽,從來沒對孩子說過重話的媽媽,竟然會生我的氣?一生苦命的養女命運,甚至連被騙婚也默默承受的媽媽,怎麼可能莫名其妙的生氣?這一定是哪裡錯了 吧!

序位,在中國倫理禮教中是絕對不容挑戰的,否則不孝之大帽子一扣下來,誰能承擔?但人的內心世界想法,有誰真仔細探討過?真順從並承認做小的又有幾人?而 從小在困頓環境中走過來的,不就是這一份不服輸的堅持嗎?且一直以來的五十年,也一直認為這一份不服輸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資產怎麼可能因為這樣而惹母親生氣 呢?母親怎麼可能這麼小心眼和女兒計較呢?

回想起母親生前景象,猶記得回家過夜的半夜,常會聽到母親睡夢中被追趕逃亡的叫喊聲,從中年到晚年似乎持續都有這樣的狀況出現,那必然是一種極度壓抑的情感反應,現在想想,似乎也可以理解是怎麼一回事了。

再看看自己目前的狀況,內心深處似乎常會有一種激盪的波流存在著,很容易被外在不順眼的情境所引發,明知不須如此大驚小怪,卻又難以駕馭這一股震盪的情緒反應,原因是否根源於此呢?而對周遭世界漠然,或許也因為此原因作怪吧!
很多問題需要探討和釐清,未來的課程很值得期待,希望能從中獲得一些解答!

心得之三

「學著放鬆,和自己的小公主多相處,不需做些什麼。」
回想自己走過來的路,似乎一直都很ㄍ一ㄥ,怎可什麼都不做?只有努力奮鬥的人才能生存,女生也不例外,因為我就是這樣過來的!沒有爸媽的保護庇佑,沒有兄 弟姊妹的提攜關懷,除了自己,誰也幫不了你。「我」的強化一直持續著,這樣的「我」,怎麼小的了?這樣的「我」,當然用「我」的眼睛看待一切人事物,而這 戴著有色眼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又是如何呢?能期待扭曲的人事物回饋的是舒服的能量和感覺嗎?我想答案一定是否定的,而種種問題必然隨之而生,身心的不平 衡,甚至重大疾病找上門也不奇怪吧!

「我」,仍有很多功課待學習,如何能讓人事物展現真實的面貌呢?這有色眼鏡是該摘下來的時候了,否則,生命中如何能看到光明的契機呢!

心得之四

如何能看到真相?如何能讓一切如實呈現?如何能在碰到各種情境時,能接受到真實的訊息而不是誤判?如何能讓我們的生命朝更好的方向前進?

我想,覺知是很重要的,覺知自己目前的狀況如何,覺知周遭情境如何,能覺知,才能下較適當的判斷。其次,尊重並接受它的出現,可讓自己不會那麼ㄍ一ㄥ,不會那麼痛苦地怨天尤人,也因此才能真正看到各種事件的正面價值和意義,也才能因此產生感恩或諒解之心。

這次排列課程,對我而言是很棒的禮物,看到伙伴們的痛苦,除了從排列中覺知問題所在之外,也漸能感同身受並生出悲憫之情,每一個案例主人的痛苦都是真實 的,而那痛苦也都具備充足的原因,無論案主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得到極痛苦的果,都不是他願意的,更不是故意的,只因他不知曉怎麼回事,才無法超脫而繼續 沈淪苦海中!

「看見」是改變最重要的轉折點,排列,就是幫我們看到它,今天我領略到它的神奇和奧妙,我想命運從此點開始運轉,一定會走向更好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