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回 ~ 妍甄

                        “沒人能不與悲傷相遇,除非他心中沒有愛”

悲傷會讓所愛的對象重新彰顯,因為失去所愛而陷入悲傷的人,有機會重新面對一個問題,就是「我愛的人是誰?」認識愛的對象是愛的能力的一部分,牽涉到我們容許自己開放多少自己的人生與外界產生連結。有的時候我們因為自己對於「幸福美滿」想像,會不容許生命既存的畫面自然地展現出來,這時候我們也喪失一部分愛的能力,「哀悼」卻讓我們有機會尋回愛。

一位案主因為生活的壓力前來排列,她說總覺自己生活壓力好大。排列工作的展開時,我在場上擔任案主的代表,進入代表狀態後把身體動作放緩以感受更細微的流動,我像一粒糖塊溶解在水流中,從一個單一分子過渡化為水流,緩緩跟場上的流動融為一體。

慢慢地,我感觸角色身上負荷沉重的壓力,我望向代表「壓力」的代表者,心中一沉。我聽到內心的絕望的告白:「完蛋了,我脫離不了這些。壓力要讓我滅頂了」。但場上流動還沒有平息。

隨著流動,我感受到一種內在動機激勵我,促使我懷著恐懼走近壓力源。我茫然的看著躺在地上代表我逝去手足的代表。剎那間,有一個念頭發生,原來在我僵硬與凍結的身體當中藏著一個洞見:「我的恐懼來自於對早逝手足所無法表達的愛」。於是眼淚掉了出來,我看著我的手足,知道我的愛要流向甚麼地方,而死亡的事件也隨著愛的流動,流入歷史,那是世上所有發生事件的歸所。

哀悼就是體驗完整的失去,讓心中的難過漲到最高潮,有一種快被淹沒的危機感,又同時體驗最終感受會退去。完成一輪哀悼後,作為代表的我情不自禁的起身退後,離開躺在地上的手足。我意識到對於場面上既存的人事,我察覺自己聽得更清晰、也看得更明白了。代表同時意會到場上更大的畫面,也更覺得自己更像自己。於是心輕快了起來,內在感受到自己喜歡活著。

退下排列場後,我明白悲傷原來是一種恩寵,在命運的洪流當中,悲傷成為個體獨特生命印記,失落的動力會引導事件形成獨特的花紋。這場排列對我個人來說,是一項哀悼的感知練習,藉由別人的生命經驗,讓我勇敢地有意識深入自己的失落。在讓無明的恐懼意識化的過程中,個人歷史就會成形,於是我能更走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