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邊 ~ 妍甄

 

站在場邊,看著場上的「自己」的生命故事,我曾有過甚麼感覺?有時我獲得理解,當場域的畫面成形,場邊的我察覺心底吶喊:「是吧!那就是我!」,當排列畫面描述出我無法用語言說出的感受,這件事本身就是療癒的一環。被了解是孤獨的解藥。有時我體認自己如何說不,譬如我拒絕親人逝去的畫面,我察覺自己像小孩般在心中喊出:「誰都不可以分開我跟你。」這時場邊的我,看到場上的自己想用「自己的框架」控制場上的流動,用童話式的語言,以「永遠永遠」來標記「幸福的條件」。拒絕的畫面衝擊場邊的我,當我回到生活中,我細細體會我為這個停頓,在生活中付出什麼?

有時候我在場邊認出我自己!譬如看到自己的內在,卻有彷彿是陌生人般的感受,這時我發現,原來我的內在,有一部份是我還不認識的荒漠。

有一次排列練習,我想解決困擾我很久的「分心」,當排列師將和解畫面聚焦在場上三個代表:「我的父親」、「我」、「我的分心(也是一部分的我) 」時。我看到場上「分心」的代表舉動輕率跟幼稚。場邊的我,一方面感受挫折又無力,竟認為自己沒救了。另一方面,我驚訝於我是如此想要抹除這位代表,我覺得我的人生若沒有他,那該多好…,此時,我感受到自己的分裂。

排列師引導我的「分心」站在我的父親面前,請他向我的父親鞠躬。「分心」不為所動,繼續輕率地與父親互動。場邊的我如快鍋上的螞蟻,真急了。排列師請我進入場域,要我跟我的「分心」對話。

其實我無法與我的「分心」對話,我只想打他、斥責他。我想與他一同對父親表示尊敬也無法達成。但就在我下場盯著「分心」看,無可奈何之際,有一件奇妙的感受發生了,我忽然認出「分心」是我!這一刻讓我很悸動。就在這一秒,爸爸的代表說出:「我是父親,你要尊敬我。」,「分心」則從躁動轉為平靜,而我內心嫌惡的感受也瞬間消失,我忽然發現我的「分心」可愛又珍貴,分心跟自己的天賦才能有所關聯!之後,我跟我的「分心」牽著手一同向爸爸鞠躬。

這個認出自己瞬間有著豐富的意涵。在此刻「父親對我的愛」,「我體認對父親尊敬」,「自我的合一」構成深刻的自我接納,剎那間讓滋潤與豐沛了我。「分心」的代表後來跟我分享,在轉為安靜的瞬間,她的內心忽然有一種暖意上心頭,她自然而然地感受對爸爸的尊敬在內心發生,然後平靜了下來。

在場邊,當察覺到自己跟排列場上的脈動合一,並認出自己的歸屬跟血脈源頭那一刻,命運交我的禮物就能整合我、滋潤我、推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