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關係中,你向對方索取什麼樣的愛? ~ 玲如

 

課程結束一個星期了,在這一星期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平靜安心和滿足,似乎開始能去體會到什麼叫做真正的接納與尊重。

這個月主題是,在關係中,你向對方索取什麼樣的愛!哇~好實際好吸引人好可以深入的一個課題啊!老師也不囉嗦,在一開始上課的小排列馬上就單刀直入,「設定一個人,跟對方討一樣東西」!討什麼?老師常說,如果你已經成人了,在關係中你在跟對方要安全感? 要情感支持?要指導 ? 那也許你會陷於痛苦中。是啊~只要還存在著跟人討什麼的心態,即意味著你內在的缺乏。人沒法跟任何人討什麼,除了你自己,不是嗎?這是在學理,在頭腦,一直的知道。可….還是想討,怎麼辦哩!

當內在有著尚未被填補的空洞,有著尚未被餵養的期待,於是冰山底下的不滿、怨恨、不平、生氣、委屈、絕望、無力會不停的在內心蠢蠢欲動,每每在一個情境的按鈕被啓動時,會像是洪水洩洪猛虎出閘似的衝出後擋也擋不住。這未竟的期待常常投射在目前生活中主要互動的對象,如伴侶或是親子間的親密關係,因而造成關係的困難與障礙。多年來在諮輔領域中急切認真的探討追尋,於是知曉了唯有內在自我滋養自我滿足,才能產生力量,也在一次次排列中看見真相後,回家練習保持覺察調整心態,用心改善溝通方式,百思不解的是為何被情緒淹沒的困境仍在,若潛意識的期待仍在,這樣源頭到底是來自何處!

一年多前,重新回到了排列的場域,在產道的過程中,象徵重新的出發,對未來然起了希望,拾回了些許的力量,然而在現實生活中的關係卻直走進谷底,過去的排列中,看到的總是出現一個生氣委屈困頓彆扭摸不著頭緒的自己,總是被老師同學提醒著序位錯了,要尊重要低頭就可以得到所想望的好的關係。可是~頭腦知道,心總有些不踏實,摸不著邊的感覺。我清楚知道要回到序位,要有施與受的平衡,沒有什麼是應該如何和不應該怎樣!回到現實生活中,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要尊重要低頭要回到成人功能。然而這潛藏內在關於期待落空的諸多情緒一旦被觸及,屢屢回到了挫敗的小孩狀態,深深覺得好無力。若說排列可幫助看見,是的,我看見了,但排列帶來的內在轉化,似乎仍然感受不到。

在一次和自己主要情緒的小排列,我抱著我的主要情緒「穩定」,覺得委屈而大哭。當時納悶疑惑著,「穩定」不是正面情緒嗎?面對穩定情緒是在委屈什麼呢。現在才明白,原來啊~這個「穩定」是下面壓抑了許多不安躁動的潛藏情緒而形成的表象穩定,並不是真的穩定。或許有了個認定是穩定無用,不要穩定了,學習自我成長這麼久,還不長進,真是太讓人氣餒和自責了,就是要讓自己變成小孩狀態。是的,我就是要變成小孩。是的,我要來一次大大的擺盪。

若此時排出我的內在,應是多方角力在拉扯著吧!

是時候到了嗎?很幸運的抽到勝利的二號,真是又是欣喜又是緊張哪。開心的是,有可能看到不一樣的,緊張的是,同樣的議題排了好幾次,存在著的預設立場是,若又是跟以前一樣要我低頭,我該怎麼接受哩。開始排列了,果然是如預期的呈現,那個難搞、生氣、絕望、無力的我出現了,這次連拳頭都出來了。是有這麼多生氣的,可以不要叫我低頭嗎?

還好,這次老師不再要我低頭了,請了爸爸出場!是的,我的代表看到爸爸馬上被吸引過去。看到爸爸,內心一股「都是我一個人在撐著,好累啊!」的疲倦無力孤單的感覺一口氣衝了上來,同時眼淚奔流不止。當我上前跪在爸爸面前,老師請我看著爸爸的眼睛,於是跟爸爸產生了連結,老師在此時融入了創傷療癒的手法,引導接觸到內在的情緒,讓情緒隨著哭泣緩緩的釋出。於是腦海開始閃出成長過程中,那個獨立自主堅強、柔順乖巧聽話的小孩,一陣又又一陣的哭泣,鼻塞了,腳麻了,頭脹的發昏。我跪立了起來,爸爸慈愛的看著我,說著一聲「辛苦了」,淚水隨著哭泣又是一回合的湧出委屈、是不要一個人,不要再撐了,好想要有人依靠著的渴求,潛藏㡳下呼之欲出的是沒有被看到、沒有被認同的挫敗感、孤單感 、和不安全感。是的,它們終於被看到被認出了。

成長過程中, 有著與人可以相知相惜互助信任親密感的渴求,被帶進了婚姻,在關係中去索求親密,期待趕走孤單和不安全感。可這是錯了嗎?伴侶之間不該是可以相知相惜互助信任的親密?原來~是需要透過與父母(生命的源頭)的連結,感受到父母及祖先們支持的力量,認回自己與自己的親密,才有辦法讓自己維護在成人狀態,在成人狀態下,也才能維持伴侶間的親密關係。

於是在排列中我感受到了和爸爸的連結與力量的充滿,及得到情緒的釋放。排列結束後,眼皮沈重,好想痛快的大睡一覺。哭紅的雙眼,疲憊的身體,可是感受到的心是被清空的是鬆的,可以開始重新設定,重新再被填滿的。很自然的,原來的問題都不是問題了,真是開心舒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