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種動力

另一種動力 – 李悅寧案主C,女性,主持一家公司,業務成長快速,但經營團隊默契不夠,壓力很大;創辦人隱退,由案主(總經理)及另一合夥人—副總經理負責公司業務,業務量繁 重,對客戶的責任也很重大,但在人事上卻得不到創辦人的奧援,也找不到有力的助手可以分擔壓力,致使心力交瘁……
排列工作:
排入三位代表:當事人、董事長、合夥人。
董事長代表明顯不看其他兩人,兀自在場域邊緣踽踽獨行;合夥人代表定睛看著當事人代表,態度關心而友好(提醒當事人,副總經理是個很好的合夥人);當事人代表則僵立場中,雙手緊握、面色凝重。讓董事長代表及合夥人代表離開場域。
加入公司代表,當事人代表立即握緊雙拳非常憤怒,靠近公司代表時伸手欲掐其脖子,公司代表無意反抗,雙雙倒地。

詢問個案當事人家族成員中有無特殊事件發生,當事人記憶所及包括祖輩、父母輩及手足間並沒有發生過強烈的生命事件,倒是在個人之前的任職崗位上,有那麼一 件令人遺憾的事兒發生;當事人時任單位的人事課長,值屬下有一女職員與其夫鬧離婚,當事人基於雙方和解無望,不忍見屬下情緒受困擾,就蓋章簽署任職單位的 相關文件,女職員的先生見單位已批下文件,無力挽回,惱怒之下,動手殺死太太,並畏罪自殺,經搶救無效雙雙離開人世,留下一名幼兒,由祖母扶養。
當事人為此十分自責,對蓋章簽下批准文件深感罪咎,曾經伸援手想領養下屬的遺孤,但因對方祖母不同意而作罷。時過境遷,這一家人因遷移他鄉而斷了音訊,而當事人也因為工作單位的更易,轉任責任繁重的自營事業,將這段揪住胸口的往事逐漸壓入記憶底層了。

在排列工作中,看見了個案當事人明顯在心靈層面去承接了下屬(被謀殺者)的憤怒與無助的情緒。讓當事人對二者(代表)說:對不起,因為我的簽署蓋章,無意 中引發這些事件的發生,我也非常的難過!此時,當事人代表感到非常的委屈、悲憤(如同被殺害的下屬的反應),而公司代表則感到非常的難過與自責(如同殺人 者—下屬丈夫的反應)。

讓當事人對兩人說:我會像照顧自己的孩子般的去照顧你們的孩子!

公司代表(下屬丈夫代表)及當事人代表(下屬代表)都鬆了一口氣並且感到非常的放心! 提醒當事人將夫妻兩人放在心中,並且去找到也確實去照顧他們的孩子。

系統的動力,往往多是有血緣關係之間的命運糾葛,但當經驗的事件本身所呈現的動力強烈而深烙在相關當事人的內心深處時,它所造成的影響就不是一般理性思維所可以理解的了,從這個案例中可以有一些領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