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我不夠愛你。

 

這是一位學員在上過排列成長課後,回去和先生分享的內容,雖然文章有點長,我仍然選擇保持原汁原味,從夫妻對話中反映出真實的生活狀態,更能引發共鳴。

在那一晚,我們的對話,剛開始像是在吵架,我先生本來對這些話題沒興趣,假裝在看電視,氣氛好一點以後,他開始認真看排列,我畫出我跟他的關係,他說,公司的同事會笑他每天回娘家吃飯(我說,媽媽怕你B肝還在外面亂吃會生病,竟然不知感恩),他說,就是因為後來他真的感受到媽媽對他的愛,他才會回去吃飯,對同事的恥笑也不在乎。他又說我假日帶女兒去吃早餐,都沒有幫他買一份,他很不爽,好像他是房客,心中沒有他(我說,我又不知道你要吃甚麼,睡到10點不帶小孩才讓我不爽。)他說,如果有早餐可以吃,他9點就會起來,而且會教女兒數學。

我先生這一年在一個爛單位工作,與同事起衝突,我爸找市議員處理,同事也笑他,說哪有人把工作上的困難跟娘家岳父母哭訴的,不丟臉嗎?(我說,你那些鬼同事才丟臉,表面上跟你這麼好,真正遇到困難卻不幫忙,爸爸想盡辦法,你竟然還在乎同事說的話?)他說,他就是知道爸爸真的很關心他,所以他一點都沒有丟臉的想法,遇到沒辦法解決的事,就學我去跟爸爸說。的確,有一天他突然下午回娘家,跟我父母說他不想去上班了,發生甚麼事,我爸媽靜靜地聽,然後商量要找誰處理,叫他躺在沙發上休息一下,他就在我娘家的沙發上玩手機,睡著。他說他不怕別人說,就怕我沒心,而我對他真的很不用心。我說,我覺得我在利用你,所以我不相信你是真的愛我,我常想離婚。

以前我會認為,他在我娘家適應良好,是因為視我父母為父母,是轉移作用。但是他說,父母就是父母,他是為了愛我才學會去體會我父母對他的愛。他並沒有忘記自己的父母,自己的父母是無法取代的。

他的原生家庭,父母已經過世快二十年了,兄弟四人,二哥早已失去聯絡,三哥和大哥住高雄,他們都在大陸工作,情況不太妙。他們把大哥的家當作家,所以我過年都要回高雄。在沒有接觸排列以前,我對他以大哥的家當家這種想法無法接受,特別是,他大哥外面有女人,生了兩個孩子,他和我大嫂吵了二十年,根本是一個破碎到亂七八糟的家庭,大嫂常鬧自殺,兩個男孩也都自殺過,大嫂不讓大哥去那個女人的家,但是大哥照去,提離婚老婆不肯,他對外面的兩個孩子自責,所以反而對二房好。三哥失業十年,天天打麻將消磨時間,也不教育小孩,他家兩個小孩的功課奇爛無比,國三時都來台北特訓,就是我老公教他們功課,當然現在還是很爛。教姪子功課,我覺得這是一個美德,但是我不會教他們英文,我不覺得他們是”我們家的孩子”。總之,這個家庭,老四的老婆瞧不起老三,勸三嫂離婚,三嫂對大嫂的做法大為不滿,勸大嫂離婚,過年是很難過的。他們三個男人就窩在大哥家打牌,我三嫂恨老公打牌,更恨大嫂用打牌的名義把大哥關在家裡,連累她老公,她辛苦維持家計,放假老公也不陪她,說起來就一肚子火。我在這種情況下,當然認為帶女兒出去玩比較健康,所以婚後,除了除夕夜,我都帶小孩到處走,甚至跟父母去他們的親友家,如果我爸媽要去南部拜訪親友(他們覺得很多人是現在看到,明年就看不到了),就會叫我老公當司機,我也覺得理所當然,離開那個亂七八糟的家不是解救他嗎?他就可以不當哥哥的乖弟弟,後來他說,其實他覺得不好過,好不容易可以跟哥哥在一起,又要去當司機了。他還說我沒跟他回去掃墓(清明節)他不太高興,但是又不想講,我說,我們基督教不拜祖先,你難道不知道嗎?他說,他每個禮拜都會陪我做禮拜,為什麼我不能陪他祭一次祖?(真的,我以後會去,他說的沒錯)他說,我都沒有把他的親人當親人,瞧不起他們,這樣他很受傷。

我說,對,以前我瞧不起你大哥,你三哥,這都是明白的事,但是藉由神的眼光,我知道他們的無奈,現在我不會瞧不起他們了。我們用海寧格的方式分析他大哥的家庭,越講越熱絡,我說我希望能成為那個一人得救,全家得救的人,用基督的愛愛他們,如果我是蒙福的,我會讓這個家更好。於是我想出全家出遊的方式,男人讓他們去享天倫,即使是以我覺得很差的方式(在基督教信仰的家庭成長,我認為賭博是大罪);女人就帶小孩去花蓮玩,我去年承諾女兒要帶他去看海豚(每一年年女兒都有一個認識動物的活動,去年是去壽山看猴子),我們夫妻把民宿、飯店、交通都計畫了,他負責買到南迴的票,因為我先生是鐵聯會的會員,認識台鐵裡面的人,後來我們告訴我爸媽這個計畫,他們都很高,還請認識的原住民牧師當我們的導遊。

透過海寧格,我明白家庭的重要性、不可思議的力量,如果善用它,大家都好過,如果誤用,沒有人可以逃離命運的網絡。我明白我先生和他的兄弟想重建這個家,只是除了打麻將,沒有其他方式讓他們覺得有回家的感覺(他們的父親好賭,他們的外婆也好賭,我先生的父親是外省人,隻身在台灣,開放以後也沒回去,為什麼不回去,是一個謎)。他大哥不是被大嫂關在家裡,是真的想回家,他們的家就是三個還連絡的兄弟。沒有被承認為家人的那兩個無辜的孩子,使這個家庭更破碎,未知的大陸親人,讓這個家無法完整。我老公說:為了你,我已經為自己洗腦了,我從來不要求你改變,你就是無知幼稚,依賴父母,不過我就是愛你,認命是一種美德。

楊老師 ! 我和我先生都願意把過程跟大家分享。我希望事情真的會有所改變,讓年好過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