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得回家嗎? ~ 芳瑜

 

                                                                                   家(我們的根)與大自然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支持我們,

                                                                                            但我們要如何連結家和大自然的力量連結呢?

                                                                   和回家這件事這麼沉重,我可不可以只和大自然的力量連結?

一位正值雙十年華的男性案主問了這麼一個大哉問。案主訴說著回到家中,看見父母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以及他與父母關係,都讓他感到沉重地喘不過氣,讓他只想逃。於是他問,與大自然力量連結不就可以取代和自己的家連結?大自然的力量應該更沉穩強大,和它連結就可以了吧?

因為案主想避免自己對家人既定的投射,請世華老師幫他找代表進入場域。代表分別為案主本人、他的心、他的理性思考腦、他的靈性、家和大自然的力量。我代表案主的靈性。

 

一進入場域,案主代表像溺水ㄧ般,想抓入每一位在他面前看得見的其他代表,像似想抓住一塊浮木,不想溺水。案主代表的恐懼與急躁,讓身為他靈性代表的我避開他魯莽地擒掠,離他越來越遠。他的靈性想:他不會懂我的,抓我在他身邊何用。他的靈性胸口重重的,似乎有些悲傷。於是,他的靈性就這樣遠遠地看著他,心想只有他再平靜一點,身為他的靈性才會讓他靠近。雖然案主剛剛在排列前訴說著,家是一個讓他好受傷的地方,在排列場域上他卻拉著他的心,自己坐攤在地上,並且緊緊地像無尾熊一樣掛抱住他的家,呈現出他多需要與他的家人連結。案主的代表漸漸地從啜泣到放聲大哭,訴說著他內心的委屈以及熱切地渴望與家人靠近。這時候他的理性思考腦與大自然的力量,在案主身邊陪伴他。身為他靈性代表的我,遠遠地看著案主的代表釋放深沉的悲傷,好像有點願意讓案主代表過來靠近他,因為案主願意面對他的悲傷與渴望,或許可以貼近自己的靈性面。

 

這時,雖然身為他靈性代表的我知道,唯有當靈性與大自然的力量連結,案主才會有力量。但是那時我的腦海裡只出現ㄧ個想法:靈性與大自然的力量之間,像是有一條很深的鴻溝,怎麼也跨不過去。他的靈性還自問:有可能嗎?這麼遠的距離,過不去吧?怎麼可能可以過得去,去連結到大自然的力量呢?有甚麼可以幫我靠近大自然的力量呢?

 

在案主的靈性,近乎絕望之際,世華老師加入案主爸爸與媽媽的代表,讓他們站在案主與他靈性的代表中間。案主似乎終於願意承認自己對家深切地渴望,於是他願意自己走向父母,與媽媽和爸爸擁抱連結,尤其是和爸爸深深地擁抱良久。身為案主靈性代表的我猛然發現,原來介於靈性與大自然力量之間的鴻溝,是可以藉由爸爸媽媽來當橋梁的。這一幕案主與父母連結的畫面深刻地感動了案主的靈性,讓他的靈性願意自己走向大自然的力量,並帶著大自然的力量靠近案主。這時,案主的心、他的理性思考腦、他的靈性、家和大自然的力量緊密地靠在案主身邊,這就是所謂的身心靈成長與整合吧!

 

這次當代表的經驗,讓我有更深刻地洞見:唯有當我們不帶任何批判的眼光(療癒自己內心裡受傷的小孩後),只是如實地接納並感謝我們父母並以孩子的身分領受他們的愛時,我們才能真正地與自己靈性層面連結,並因此得到大自然深沉力量的支持。我曾經也循著宗教教誨,看見父母的辛勞與感激他們的付出,但是那時在我心裡那個受傷的小孩還沒有被看見與沒被重新擁抱與照顧,我只是片面的接受我的父母、領受大自然ㄧ部分的力量。但唯有我療癒內心裡受傷的小孩,如實地接納與感激父母幫助我們貼近自己靈性層面,身心靈整合後,於是我才能真正地領受來自大自然(神、佛、阿拉…)的力量。